滥情歌

——真情实感虱荼虱

——我永远喜欢 @荼郁学姐

——无缝衔接联文,写到一半写不动了丢给她,被用心地填充了,幸せを感じる

她来到我的房间是827天前,时间约等于日间三十四度,气温约等于午后一个钟点,季节约等于溶解半颗心脏的小苏打饮料,我在喝冒着二次方碳酸气泡的夏天。

汽水使人膨胀,生理上和心理上。对此我的感受和大多数人一样,不过选择在那时喝汽水的原因倒与满足无关,说成形式主义则更为恰当——夏天的午后,宅在卧室的青少年,面前是显示屏二极管,与之对应的选项毫无疑问是肥宅快乐水。也就是说,我并非是因为想喝可乐而拉开易拉罐,而是因为此时的布景需要拉开易拉罐而喝下可乐。这两者的根源大相径庭,结果...

我快乐了,我燃起了爱去摸幻相关。
尽管我只提过一次,琴哥仍然记得我是个幻厨,我涕lui泗流

KAWAHIRAKO:

さようなら世界夫人よ

世界は がらくたの中に横たわり

世界已经分崩离析

かつてはとても愛していたのに

我们曾经多么爱她

今 僕等にとって死神はもはや

如今 死神于我们而言

それほど恐ろしくはないさ

已不再是那样可怕

さようなら世界夫人よ さあまた

再见 世界夫人,再把你

若くつやつやと身を飾れ

打扮得非常年轻艳丽

僕等は君の泣き声と君の笑い声には

你赐予的幸福与悲苦

もう飽きた

我们已受尽受够

世界は僕等に愛と涙を

世界不停歇地给我们

絶えまなく与え続けてくれた

持续赠与爱与眼泪

でも僕等は君の魔法には

但是我们对于你的魔法

もう夢など持っちゃいない

已经不再怀有什么梦了

さようなら世界夫人よ さあまた

再见 世界夫人,再把你

若くつやつやと身を飾れ

打扮得非常年轻艳丽

僕等は君の泣き声と君の笑い声には

你赐予的幸福与悲苦

もう飽きた

我们已受尽受够


花死腹中

/虽然是v线day10后衍生,但这篇文其实想要写给Saeran

/剧透注意

/mc当然是爱着v先生的,至少在此如是

/我不知道我在瞎写什么东西,对不起


在他选择与Mint eye一同葬身的那一天,我们在回家的路上窥见一棵松树,树皮上有个翠绿空壳,蛤蟆眼般滚圆,紧偎树干,而它的姊妹篇则是树胶粘住的一个蚂蚁。很抱歉在这里引用了纳博科夫的诗,我其实已经不太记得那天我看见了什么,我重复地书写着,修剪指甲、沉思冥想、侧耳倾听。最终我确定,ray已经永远地葬身于火光废墟之中,蓝色妖姬的茎干被压断了。


也可能那是我亲手折断的。


当晚我与我的爱人拥抱,金先生的发丝从我手指间...

羸弱玫瑰

/是给 @梓木 的中太,注意,中太!

/死去的浪漫送给鲜活的你,颓然的爱情献给美好的你,生日快乐,梓木值得一切盛开


我并不常想起中原中也,当他还是一个人,或者后来当他成为一具尸体。


午后像是鱼的内脏,充血、松垮,而他们在回忆里全然被倒进我的房间。楼下咖啡厅的服务员拒收了我的玫瑰,理由是女孩子不可以随便收陌生人的礼物,送分题,可我却懒得答卷,她正在感冒,不停擤鼻涕,见了我便羞涩的强忍住生理冲动,捏着嗓子说话的时候竟然也不算难听。我把那玫瑰礼貌收回,拿在手里,一开始是捧着的,可是见到中原中也的时候我故意把包装纸揉皱,此情此景显然又触到了他的霉头...

提问箱问答



Question:请问太太是如何营造哀而不伤但又特别扎心的剧情呢


Answer:“营造”这个动词用在我身上实在是太高估我的文力了……

搜肠刮肚不知道可以提出什么建设性意见,但就这么结束觉得良心不安,就瞎唠嗑点东西吧。

我目前最满意的双黑文是《阑尾们》《杜鹃的亡灵》(请看我,我是一个有超链接的文),最不满意的是《安厝猫》,因为我觉得太宰治死得很莫名其妙,就算读者在很努力替我找太宰死掉的原因以及这篇文章存在的意义,但我还是觉得非常莫名其妙。其实一开始想的设定是太宰治被爱恐惧,因为他人的爱挑战了太宰治旧有的自我认知,且某人天生缺乏能够自然接受他人爱意的机制。结果产出之后发现想表达的东西都...

前三个质问箱问答

Question:


Answer:

首先感谢夸奖,受宠若惊。

回答这个问题蛮不安的,谈论写作技巧于我而言实在是越殂代疱。打个比方,高考状元所提供的学习方法都是老生常谈,且多数人试用了之后得到的反馈也并不理想。写作技巧也一样,有人说写作需要汲取公共经验,也有人说要高度专注于自我建设,矛盾处多多,实用处少少。何况我的水平离优秀相去不啻天渊,我莫须有的写作技巧于他人而言或许是写作砒霜。

但——被提问后总忍不住长篇大论倾倒自己,所以下面会有枯燥无比的坦诚写作小论文,当作参考看看就好:-D


我本人是不会主动进行写作练习的……现实是,我能把手头积压着的稿子写完就谢天谢地烧香拜佛了。上学时...

© 零点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