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的定义:我家的荼郁小朋友即使自己吃土也要给我买本

荼郁学姐:

诶嘿,很抱歉的说我是压着死线给自家大小姐买的(因为一直在吃土hhhh


但还是希望喜欢瑞凯的大家不要错过嗷❤❤❤


加油加油吧!


soulQ:



……那个,瑞凯本《纸短情长》明天是最后一天预售,截止到明晚24点,刚刚问了店主小姐姐,貌似还剩5本?






还想要的赶紧下单??






小姐姐和我抱怨说《夜莺》和凯莉中心本都是买完了有人过去问还有没有,就很心疼。...

花死腹中

/虽然是v线day10后衍生,但这篇文其实想要写给Saeran

/剧透注意

/mc当然是爱着v先生的,至少在此如是

/我不知道我在瞎写什么东西,对不起


在他选择与Mint eye一同葬身的那一天,我们在回家的路上窥见一棵松树,树皮上有个翠绿空壳,蛤蟆眼般滚圆,紧偎树干,而它的姊妹篇则是树胶粘住的一个蚂蚁。很抱歉在这里引用了纳博科夫的诗,我其实已经不太记得那天我看见了什么,我重复地书写着,修剪指甲、沉思冥想、侧耳倾听。最终我确定,ray已经永远地葬身于火光废墟之中,蓝色妖姬的茎干被压断了。


也可能那是我亲手折断的。


当晚我与我的爱人拥抱,金先生的发丝从我手指间...

羸弱玫瑰

/是给 @梓木 的中太,注意,中太!

/死去的浪漫送给鲜活的你,颓然的爱情献给美好的你,生日快乐,梓木值得一切盛开


我并不常想起中原中也,当他还是一个人,或者后来当他成为一具尸体。


午后像是鱼的内脏,充血、松垮,而他们在回忆里全然被倒进我的房间。楼下咖啡厅的服务员拒收了我的玫瑰,理由是女孩子不可以随便收陌生人的礼物,送分题,可我却懒得答卷,她正在感冒,不停擤鼻涕,见了我便羞涩的强忍住生理冲动,捏着嗓子说话的时候竟然也不算难听。我把那玫瑰礼貌收回,拿在手里,一开始是捧着的,可是见到中原中也的时候我故意把包装纸揉皱,此情此景显然又触到了他的霉头...

提问箱问答



Question:请问太太是如何营造哀而不伤但又特别扎心的剧情呢


Answer:“营造”这个动词用在我身上实在是太高估我的文力了……

搜肠刮肚不知道可以提出什么建设性意见,但就这么结束觉得良心不安,就瞎唠嗑点东西吧。

我目前最满意的双黑文是《阑尾们》《杜鹃的亡灵》(请看我,我是一个有超链接的文),最不满意的是《安厝猫》,因为我觉得太宰治死得很莫名其妙,就算读者在很努力替我找太宰死掉的原因以及这篇文章存在的意义,但我还是觉得非常莫名其妙。其实一开始想的设定是太宰治被爱恐惧,因为他人的爱挑战了太宰治旧有的自我认知,且某人天生缺乏能够自然接受他人爱意的机制。结果产出之后发现想表达的东西都...

前三个质问箱问答

Question:


Answer:

首先感谢夸奖,受宠若惊。

回答这个问题蛮不安的,谈论写作技巧于我而言实在是越殂代疱。打个比方,高考状元所提供的学习方法都是老生常谈,且多数人试用了之后得到的反馈也并不理想。写作技巧也一样,有人说写作需要汲取公共经验,也有人说要高度专注于自我建设,矛盾处多多,实用处少少。何况我的水平离优秀相去不啻天渊,我莫须有的写作技巧于他人而言或许是写作砒霜。

但——被提问后总忍不住长篇大论倾倒自己,所以下面会有枯燥无比的坦诚写作小论文,当作参考看看就好:-D


我本人是不会主动进行写作练习的……现实是,我能把手头积压着的稿子写完就谢天谢地烧香拜佛了。上学时...

没有画的画册

/和稚稚  @稚野 即兴联文,故事脉络是她想的!背景是双黑的十个夜晚

/前五个夜晚在这里,如果可以请把夜晚们对折起来,我努力做到呼应啦

/本来是该先写欠着的另外两篇,但是状态不太好,只有厌倦写得比较顺。总而言之归于一句:我爱稚野

/由于敏感词杀我,所以全文有许多(疑似)错别字


第六个夜晚我打开门时中原中也正好站在我的房前,我们心照不宣地寻找一个暧昧的拥吻,而步调不一地主动送上彼此的门。我们的脚趾跌跌撞撞互相追逐,木质地板被踩踏发出的声音似乎让中也有些困窘,于是他急促地用吻封诫我的唇。此刻我感到我们已然将过去尽数褪尽,简单得如同脱去彼此的衣衫...

© 零点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