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剖开心室瓣膜也洗不脱丢不掉的东西啊


太宰治一向不吝于使用比喻,对着漂亮小姐姐的时候什么“烈火骄阳”“空谷幽兰”“静水芙蕖”的张口就来,心中那本同事外号花名册也堪堪记了一本民法通则的厚度。给自己曾经的搭档中原中也起的外号自是不必说,起码占据了这个花名册的大半篇幅,更有“黑手党恶犬”这等流传甚广知名度甚高连芥川本人都忍不住(?)拿来用一用的绝妙称号。对此现状太宰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深以为自己文学素养高,隔三差五心血来潮就更新一波花名册,跳脱的形容和诡谲的概括层出不穷,甚至还刷新了不少人对“比喻”这破玩意儿的认知上限。


比如这天太宰正百无聊赖仰躺在办公椅上和自己的手指玩游戏。正值薄暮,天色沉沉晚了,是阴闷微雨的一天养花天气,最适合用来欣赏自己除非是贿赂了上帝不然绝不会落于红尘的超凡美貌。他打量着、把玩着,越打量越觉着好看,越把玩越觉着这五指简直是绝无仅有的珍品,纤纤尘不染精致世无双,他就想,这皮肤又白又透啊,跟瓷胚子似的,好比喻;这手指形状好看啊,跟大理石雕似的,嗯,很好的比喻;这指甲圆润饱满又透着点微微的粉啊,跟……跟……


他的思路就这么被打断了。




罪魁祸首不知名,是指甲缝与肌肉的切面处那圈说青不青说灰不灰的污渍。





太宰治盯着那圈东西看了半晌,越看越碍眼,越看越不舒坦。他想,我不是前几天才剪了指甲么,这玩意又是怎么跑进去的,啊啊,简直和中也一个德行。诶,我为什么又要说这玩意儿和中也一个德行?




事实上聪明人一向都不喜欢深究某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比如为什么好端端的他脑子里竟然会蹦出一个早该被他丢进记忆垃圾场的家伙。他放下手,把目光匀给色块斑驳的天花板,任凭脑内幻灯片从十万个为什么放映到虫洞奇点和量子理论以及二律背反,然后他突然惊觉,他的眼睛,不知为何,是盯着自己的指缝的。


他甩甩头再度放下自己胡来的手,而后刻意放空大脑,思维一去寂无踪。当他眼前的景色已经从雷克雅未克珍珠大教堂跳转到乞力马扎罗山皑皑雪顶和尼加瓜拉大瀑布以及马里亚纳海沟之后,他又发现,自己的眼睛,还是盯着自己的指缝的。




好吧,人类的劣根性。太宰治难得挪动金身,在洗手池捞了把龇毛牙刷就开始对指缝进行惨无人道的残暴清理,结果刷毛张牙舞爪却鞭长莫及,污渍顽强抵抗深居内里,无论如何也没法还指甲一片蓝天白云。路过两次的与谢野医生拿眼角睨他好几次,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说你与其这样不如直接把指甲剪了,又干净又卫生。太宰治就袅转眼波,笑得人畜无害抻拉不破,我这宝贝指甲可是艺术品,死后还要放博物院供起来呢,剪不得剪不得。


与谢野医生于是撇撇嘴,踩着细高跟一步三扭地走了。太宰治在暮光下仔仔细细打量着自己的指缝,还是有一点残留物卡在深处,左思右想寻不出解决方法,想来也只得剪了指甲才能把那寸给清理干净。但是,问题的关键就在这个但是,他打心底里不想就这么把指甲给剪掉。因而,费解。



倒也奇怪,按理说早前他真没这么宝贝自己的指甲啊,平时也是该剪剪该留留,恁地今儿个就和它犟上了?太宰盯着指甲看了半晌,心里像硌了口痰般膈应得慌。不过俗话说得好,自己不痛快的时候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给别人找不痛快。太宰于是爽快掏出手机,直接按开拨号盘输入号码。枯燥的电子音响了五声,而后切换成了熟悉的忙音。对方挂断了。



太宰不死心,又给拨了回去。这次更气人,响了三声对方就直接摁掉了电话,看来是有所防备。只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太宰悠哉摸回座位,厚颜无耻地征用了侦探社办公电话,结果他竟没料到什么才叫真正的魔高一丈,一声还没响完电话就猝不及防地通了,对面压低的声音挟裹着一点刻意的恶气,穿越横滨上空交错复杂的无线电网络,滤得沙哑又动听,他说,太宰治你没事又抽什么羊癫疯,老子在开会。



太宰就笑,嗓音跟蜂蜜泡红糖似的,甜得黏腻腻,扯糖丝一直扯到电话线那头,别那么暴躁嘛,矮子生气易伤肝。

电话那头啐了一大口,老子还忙,有话快讲有屁快放。


我想你啦。








太宰这话说得半真半假飘忽不定,但是对面却莫名沉默了好一阵子。这停顿够他嚼味半生的,太宰捏着话筒,竟没来由地一阵心慌血燥,手心汗涔涔。然后他便发现自己又开始看自己的指缝了,这个无意识的举动让他更是不安,心脏像是鼓动在耳膜里,砰咚、砰咚,惶惶震鸣,一刻不停,每一下都仿佛是在敲忙音。一个吻一般漫长的时间过去,电话那头轻飘飘吹来一口气。



我知道了。




然后是真的敲了忙音。






太宰治举着只剩下滋滋电流声的话筒,目光依旧凝在自己的指缝里。天色本来还阴着,夕照却猝不及防地来了,大自然最是豪放,毫不吝啬地在他指尖泼了一碗汪橘,说青不青说灰不灰的污垢在这涩泽的浸润下好像有了点变化,好像又没有。

他微眯着眼睛沉默了好一会儿,而后非常缓慢地、明显地、展出了一个笑,是太宰治难得的那种七情上脸的笑,眼角弯弯嘴角也弯弯,白生生一口齐整牙齿。








他想,其实剪剪指甲,也不是不可以的。








FIN.




/非常草率的短打,希望能感受到我想表达的东西吧

评论(33)
热度(270)
© 零点虱|Powered by LOFTER